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English 海关电邮 使用帮助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手机版 订阅服务
总署概况 | 各关概况 | 海关法规 | 政策解读 | 海关统计 | 计划规划 | 政府采购 | 原产地管理 | 口岸管理 | 意见征集 | 拍卖信息
当前位置: 详细信息

一个共产党员的生命绝唱  DateTime:2006-05-22


周正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之五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我叫孙桂霞,是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护士长。今天,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向大家汇报党的好干部——周正,一个共产党员的生命绝唱。我1990年开始从事护理工作,16年的护士生涯,我目睹了太多太多的生生死死,看到了太多太多的悲欢离合。虽然护士的天职是救死扶伤,然而回天无术也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无奈。在我护理的无数重症患者中,有一位特殊的病人令我终生难忘,他就是青岛海关副关长、缉私局局长周正。

2004728下午6点,我们接收了一位生命垂危的病人。当时,患者已严重休克,呼吸微弱,收缩压降至60mmHG。经过全院专家集体会诊,确诊为继发性腹膜炎、感染重毒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当天晚上11点开始手术,直至次日清晨。打开腹腔后,我们发现患者系胃穿孔导致的腹腔严重感染。

第二天早晨,他从昏迷中渐渐苏醒过来,因为气管插管带着呼吸机,无法说话,我就拿块小白板,告诉他有需要可以写在上面。他用刚刚能握住笔的手,颤抖地在小白板上写下:“非常感谢,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几个护士非常惊讶,在重症病房里的患者,醒来的第一句话都是想见家属,要求陪护,还从没有一个人说过这样感激我们的话。这位与众不同的病人,就是青岛海关副关长、缉私局局长周正。

临近中午,他逐渐清醒,用无力的手握住油笔在小白板上颤抖地写着,我要见办公室崔主任,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和他商量。我对他说:现在要安心养病,什么也不能做。他继续写道:见不着他,我安不下心来,恳请让他进来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我们被他的执着打动了,只好破例让崔主任进来。

闻讯周局长病重,海关总署、省、市领导多次来慰问他。当海关总署缉私局的刘晓辉副局长从北京匆忙赶来,透过重症室的玻璃窗焦急地向里张望时,无法说话的周正拿起油笔在小白板上艰难地写下几行字让我帮着传出去。上面写着感谢总局党组对我的信任和关心,我病愈后,一定加倍努力工作!看着眼前这位缉私战线上的老战士危在旦夕,仍心系工作,在场的人泪如泉涌。

因腹腔感染就清理了6000多毫升的脓性腹水。他的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气管插管、胃肠管、滴水双套管、腹腔引流管、肠造瘘管等。他既不能说话,也不能喝水,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吸一次痰。吸痰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我们通常给病人绑约束带,防止因疼痛难忍而拔管。周局长却坚持不用绑。然而,我知道他忍受着多么巨大的痛苦。因为当我为他吸痰时,他有时会突然一下抓住旁边人的手,我的手也曾经被他抓出过五道通红的手印。一周以后,病情基本稳定了。为保持引流通畅,要经常更换滴水双套管,就是将深入体内很深的双套管拔出来,再换上新的。有的病人疼得难以忍受,不愿换,甚至打大夫。而他紧锁眉头,咬着牙,疼得满头是汗,却始终没有一声呻吟。每一次换完,他总是说:谢谢,你们辛苦了!在我护理过的病人中,他说的谢谢最多!一句普通的话语,让你感受到他那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

半个月后,他脱离了危险,提出要在病房召开党组会。起初我们坚决不同意,干了十几年医护工作,还没听说过在重症病房开会的。但他一直坚持,说只需很短时间,都是必须安排的事情,不能因为他个人得病而耽误局里的工作,只要几句话就行,直接传达的效果更好等等,反复做我们的思想工作。一个特别的党组会议就这样在真诚和执着的感召下召开了。

开会那天,缉私局的政委、副局长、还有几位处长来了,我们给他们全副武装地穿上无菌服,戴上帽子、口罩进去。当时周局长还在发烧、打着吊瓶,身上插着管子,做着腹腔冲洗,带着监护,半躺在病床上。我就在外面观察,以便有紧急情况随时处理。一个小时之后,我进房间换生理盐水,催他快点,他只是说好好,一会儿就结束了。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周局长低沉的声音,每个干部都认真记录着。这个头一开就收不住了,周局长又陆续在病房开了四次党组会。其他各种大小的会议就更不用说了。后来,我们专门腾出一个房间做他的临时办公室。然而我知道,这样做会对他的身体带来多大的损害。因为虽然开会时他总是装得若无其事,从来不表现出痛苦,但我却发现他经常会捂着肚子,那正是他手术刀口还没有愈合的地方。每次会议结束后,他都会像虚脱一样,满头冷汗,疲惫不堪,很长时间才能缓过来。我忍不住问他:您为什么这么拼命呢?他回答说:这些都是我该干的工作。我只有把自己该干的工作干好了,对党组才有个交待!

一个月后,周局长刚刚能下地,就说有个工程放心不下,想去现场看看。院里规定重症病人不能请假外出。医生被缠得没办法,只好让他快去快回。为了安全起见,我先是陪他在房间里练习走步。由于窦道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他身上带着管子,每走一步都疼痛难忍,头上虚汗直往外渗。周局长的爱人生气了:你不要命了,就要工作。他却风趣地说要命、要命,但为了工作,我死也愿意我把周局长身上的管子用无菌纱布包起来,用胶布固定在他的身上,带好急救药品和氧气陪他去。趁大家中午休息的时候,我们来到了现场。他怕惊动其他同志,让司机把车停得远远的,艰难地走了一大段路,看完了才放心离开。

周局长住院期间,一直没有停止过工作。带着呼吸机时,他要求司机小孙每天给他送文件,用一支油笔和一快小白板来传达工作意见。能说话了,又让负责处理机要公文的同志每天下午3点给他打电话,有时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多小时。后来,他胆子更大了,居然每天下午裹着腹带去单位上班。

有时候我问他:你真的不怕死么?他说: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死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我感谢党对我的培养,我虽然做了一点工作,但组织给了我很多很多,我很知足。我要更加努力,为大家做更多的事情。

在周局长的强烈要求下,三个月后,我们为他办理了出院手续。医院要求他两周复查一次,三个月进行全面检查,安心静养半年。可是他一天也没有来过医院。出院没两天就要出差,我告诉他那可不行,医院决不允许的!他说,同志们见不到我就会来看我,特别是分局的同志,路途远,浪费时间和钱,我到下面跑一趟,看一下工作,也能看一下大家,就免得让大家奔波了!他坚持要出差,没办法,我们建议他注意胃肠营养,多喝小米稀饭。他带着电磁炉和一袋小米,开始走访各分局。还风趣地说:随时可以熬粥喝,方便多了,也省得麻烦他们了。

周局长出院后,我经常打电话询问病情,他总是说挺好;嘱咐他注意休息,他总是说我注意了。但我每次去看望他的时候,总会看到他和单位的人谈工作。有一天下午他拉肚子,要我去给他打个吊瓶,我急着赶过去。他却抱歉地说现在有工作要谈,一直拖到晚上才给他打上。有的时候,他疼得受不了,就打支止疼针止痛。

周局长特别理解我们医护工作。我们都亲切地叫他周大爷,他亲切地叫我小孙。打针打得多了,血管穿刺起来困难,有时一针扎不上,他就宽慰我们说:我的血管太硬,没事,再来一次。还说,我不怕疼,在我身上多试几次,再给别人打就一针见血了。需要翻身,尽可能自己来。需要拍背时,他也强忍疼痛。自己有需求时,他总是看我们手头有没有工作,我们忙的时候,他就会自己忍着。看到我们病房的工作人员相处特别融洽时,他就高兴地说,同事相处就应该这样,只有大家团结一心才能干好工作,你们要珍惜呀!

周局长关心着他周围每一个人的生活,关注着每一个人的幸福。

当他得知我们的一个女大夫各方面都表现不错,却还单身时,就主动介绍缉私局的小伙子,重病不忘当红娘;当有来自农村困难家庭的病人时,他总是把一些水果和好吃的拿给他们。来自黄岛的患者徐福兰,患有严重的妊娠脂肪肝,病危来到重症病房。她的丈夫是现役军人,为治病家里一贫如洗,我们医院为她免去了四万两千元的住院费。周局长知道后,就让他爱人买些饼干、奶粉等营养品送给她。她奇迹般的痊愈了,出院的时候,徐福兰和他年迈的父亲,隔着玻璃窗向周局长的病房深深地鞠了一躬,年轻的军官丈夫向周局长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他用自己的钱总是慷慨解囊,用公家的钱却是斤斤计较。为了到现场看大楼,我建议单位的同事拿件肥大的便服,因为他的身体浮肿,穿着方便些。他却对我说,生活上的事情要和我家属说,我不想让他们买完衣服拿去让公家报销。最后还是他的爱人去商场现买了一套运动服。

当我们发现他肝硬化症状加重时,建议他进行肝移植手术。但当他得知换肝需要一次性支付30万元,以后每年大约5万元的医疗费用时,他直说太贵了,太贵了!坚决不同意。我劝他说:还有什么比生命更贵的呢?何况你们是公费医疗呀?他却说,党待我不薄,我有多少力出多少力。我给海关做的贡献太少,不值得海关为我付出这么多钱!豪言壮语,我只是以前在电影里看过,然而他却实实在在发生在我的眼前。

青岛海关李书玉关长多次来看望他,反复征求他个人意见,希望多做一些检查和治疗。他总是说,再过几天就好了,不想给组织添麻烦。后来病情加重,青岛海关的领导商量请个专家给他会诊,他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说:又要花公家的钱不说,还要一帮人跟着忙活,青医的大夫挺好,看看就行了。治疗过程中,他经常问我花多少钱了,我就说:不多,不多。但他老是不放心,身体稍微好点能下地了,就自己到电脑上去查看。回来之后非常不安,反复说:花组织的钱太多了,自费的部分我一定要自己拿。

2005622,周局长有青岛市立医院转入我院。经检查,确诊为肝癌晚期,已经广泛转移。71,他又一次主进了重症监护室。虽然我们竭尽全力,他的病还是一天天加重了,几度出现昏迷、呼吸困难等症状,主治大夫下了病危通知书。

73,青岛海关的李书玉关长匆匆赶到医院,想问他有什么临终嘱托。我们给周局长做了人工肝治疗,尽量维持他的清醒时间。李关长婉转地说:你对组织上还有什么要求吗?周局长急喘着一句一句地吐着说:没有什么要求,只是组织上对我这么信任,但我的身体不争气,老是病,影响了工作,真对不起。李关长的声音一下哽咽了:你不要再考虑工作了,好好养病吧。顿了一顿又问: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办吗?周局长回答:给我开车的司机小孙老实、勤快,这些年跟着我也受了很多累,万一我不在了,希望他还能继续在关里工作。其他没有了。这时,他爱人碰了碰他,犹犹豫豫地插了一句:你侄子转业一直没安排工作,你……。听到这里,周局长摆了摆手,示意她别再说了。

李关长一再追问,他反复说,“不用,不用,自己家里的事,不要麻烦组织。李关长含泪走出了病房。周局长如释重负地对爱人说:工作都安排好了,干部们也都上任了,我可以安心地治病,好好休息休息了……他勉强睁开眼睛,眼里透出的一丝光亮,闪耀着对生命强烈的渴望。他看着我,气息更加微弱,护士长,我还不至于马上就不行了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很多事要安排。他努力着,还想写什么,已经没有了力气;他还想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然后,周局长慢慢地昏迷过去,再也没有醒来。仅6天之后他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当我们问及周局长的爱人有什么要求时,她说:周正一辈子爱整洁,给他擦洗干净;他一辈子爱海关事业,一定想穿警服走。我悄悄地准备好温水,轻轻地给他洗头,生怕惊动了他,梳理好每一根头发,把身体擦得干干净净。由于水肿的原因,他的身体格外肿胀,我们提前几个小时以每小时700毫升超滤量为他脱水, 他的身体才勉强穿下警服。

作为一个厅局级领导,工作在海关这样让人羡慕的单位,又有这样好的医疗条件,却不想给组织添任何麻烦!如果周正局长早一点治疗,治疗期间严格遵守规定,配合医生,不那样拼命工作,他也不会这么早过世。他心中装的是海关缉私工作,是战友和同事,唯独没有自己!他为别人做了许许多多的好事,唯独没有为自己或家人提出额外的、甚至是合情合理的要求!

在救治周局长的日日夜夜,我亲眼看到了一个共产党员对党的事业的忠诚!他让我们看到生命的意义不在长短,而在她的价值!他必将激励我和所有的医护人员,在今后的工作中履行好白衣天使的光荣职责。

View:
I want to remark
Relative Document:
网站地图 网站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6号 邮编:100730 电话:010-65194114(总机)
京ICP备05066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