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English 海关电邮 使用帮助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手机版 订阅服务
总署概况 | 各关概况 | 海关法规 | 政策解读 | 海关统计 | 计划规划 | 政府采购 | 原产地管理 | 口岸管理 | 意见征集 | 拍卖信息
当前位置: 详细信息

他为我点燃人生的航灯  DateTime:2006-05-22


周正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之四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汇报的题目是:他为我点燃人生的航灯。

我叫周德洪,周正是我的叔叔,用家乡的话说,我叫他小爷,他是我最敬畏的长辈。

对于我的叔叔,我们一家人有着复杂的情感。他既是我们家里人的骄傲,同时也是家中最难理解的人。他坚强、正派、善良、自律,对待工作他是那样的投入,对待同志他是那样的热忱,然而对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生活,却是如此的近于苛刻。在叔叔去世后半年多的日子里,我一直怀着崇敬的心情,试图通过回忆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去走进他的精神世界。

叔叔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吃过很多的苦。那时我的爷爷在外地工作,家里很穷,经常连一顿饱饭也吃不上,为了生活他经常起早贪黑地干活。20岁那年,叔叔参军入伍,当了一名打坑道的工程兵。那时工程兵工作繁重、条件艰苦。很多新兵都情绪低沉,认为走对了路,进错了门。但是叔叔却虚心向老同志请教,刻苦钻研业务,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成为全连第一个能够单独操作工程机械的新兵,受到连队的嘉奖。他对战友非常热情,经常天不亮就起床,到山下挑水,给战友们的脸盆倒好水。当时,山东的生活还很艰苦,主食主要是小米窝头、玉米面煎饼,偶尔一顿搭配一些馒头和大米饭,叔叔总是将自己喜欢吃的大米饭和馒头让给别人吃,自己抢着吃窝头、煎饼。下班后,战友们都累得不想动,有时脏衣服也不想洗,叔叔就经常悄悄地给战友们洗衣服。叔叔当兵的时候每次回老家,总要到故乡的烈士塔看看。一个人在那里默默地呆上很长时间……

叔叔是一个对自己的亲人和家乡人民有着深厚感情的人。他曾说,无论我走到那里,家乡永远是我的根,家乡的人们永远是我的牵挂。当年爷爷在世的时候,叔叔在军队工作,那时他的孩子还小,生活也比较困难,不能经常回江苏农村老家孝敬老人。但他自己生活再苦,也每月按期拿出生活费寄给爷爷。叔叔从小是他的哥嫂——也就是我的父母拉扯大的。小时候家里每次喝粥,我的母亲从锅底下捞些稠的给他喝,而让我们喝稀的。他曾几次对我父母说:你们对我有养育之恩,等将来,我退休了,一定好好照顾你们。对于家乡村里的老人们,他也十分关心。每次回老家,他总要特意买上点心,带上日用品,到村里所有的老人家里走一走,转一转,跟老人们聊聊家常。特别是到了那些没儿、没女的老人家里,他主动帮干点农活,打扫卫生。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对家乡、对亲人有着深厚感情的人,在公与私之间,却有着自己执着的坚守。在我们老家看来,他在青岛已经当了很大的官,有了很大的权力,办点事情应该很容易。但他回绝了亲戚让他帮忙开展业务的要求;顶住了朋友在基地租房不交租金的企图。婶婶家一位亲戚的孩子大学毕业,通过了公务员考试,即将进入海关面试程序,想请叔叔说句关照的话,并拿着5万块钱的银行卡送到家里。叔叔得知此事后生气地说:卡一定要归还,话绝不能说!最终这位亲戚不得不取回了那笔钱。为此,许多亲人、朋友都和他疏远了。

多年来,叔叔从来没有邀请过老家人来青岛看看。在他过50岁生日那年,老家来人要给他过生日,一方面想看望他,一方面也想到青岛转转。他拗不过,勉强同意了。可还是不让多来人,最后只来了5个人。他不让家人住在关里的招待所,而是在自己家里吃饭、打地铺,老家的人很不理解,在单位吃住不是说句话就能解决嘛?但他就是不。以后老家来人,很多是住在家里,即使住在培训基地或局里的招待所。他也都是自己或让老家人付费,而且从来都是应付尽付。

1998年,叔叔受命参加青岛海关缉私局的筹建工作,他投入全部身心,日以继夜地忙碌着。而就在这时,我年迈的爷爷已经久病多年、生命垂危!一面是堆积如山的工作,一面是不久于人世的老父亲,素来性格果断的叔叔犹豫了。在其他同志的再三劝说下,叔叔才匆匆驱车赶往老家。在爷爷的病榻边,叔叔彻夜不眠、精心侍候。望着老人痛苦的面容,叔叔心里涌起了阵阵的酸楚和深深的自责。他好想留下来,多陪老人几天,对老人多尽一点孝心。可第二天,当看到老人的精神稍有好转,叔叔又挂念起手边的工作,他硬起心肠、踏上归程。不料在返回青岛的途中,竟接到爷爷病故的噩耗。霎那间,叔叔的眼泪禁不住奔涌而出。

在爷爷的灵前叔叔哭了很久,他无法原谅自己,在老人走的时候竟没能陪在他的身边。从20岁参军之后,他就成了家里难得一见的匆匆过客,无法经常回老家探望老人,亲自在老人的膝下承欢、尽孝。对老人的这份愧欠,是他作为儿子终生的遗憾。

我的堂妹玲玲是叔叔坚强外表下,心底最柔软的部分,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欢乐。叔叔常年奔波在外,每当回到家中,就尽情享受着与妻女的天伦之乐。然而就在玲玲十八岁那年竟患上了不可治愈的绝症——白血病。叔叔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命运竟是这样的残酷无情。1996104,玲玲在走过了短暂的人生之路后,永远的闭上了她那双明亮的眼睛。一段时间里,叔叔不相信玲玲不在了,总觉得她随时都能回来,能唱着歌上楼,打开门欢快地叫着爸爸、妈妈。             

失去女儿的叔叔,没有被这种沉重的打击压倒,而把它化作了对身边同志更多的关爱。我常听叔叔单位人说,叔叔对人特别好,和蔼可亲,尤其是经常与单位年轻同志有说有笑,无微不至地关心他们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并经常对他们以孩子相称。

九年过去了,叔叔也走了。当我们收拾遗物时候,在他办公室的窗台上发现了一个精致的手工毛绒花,这是玲玲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他一直悄悄地珍藏着。在写字台的抽屉里,我发现了玲玲的很多照片,叔叔一直精心的保存着。有时我会想到这样一个场景:叔叔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拿出玲玲的照片,一张一张仔仔细细地看,看着看着就笑了,但是很快,他又哭了……

在叔叔的家里,一直摆放着几年前他和婶婶在一片翠绿的草地上拍摄的一张合影,那时的他们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30多年来,这对恩爱夫妻携手走过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相伴着,他们为海关工作付出了许多、许多。在每年的除夕之夜,他们都来到单位与值班的同事共同守岁。他们曾在大年初一的早晨,一同到培训基地,扫地、擦窗户、清理大楼装修后留下的建筑垃圾。

也许是年轻时过惯了苦日子,叔叔一生都很俭朴,家里的自来水经常开得很小,夏天天气很热的时候空调也不怎么打开。叔叔没有几身像样的衣服,他最喜欢吃的是白菜炖豆腐。他的住房还是房改时的旧房,一套家具已经十多年都没有换过,沙发的扶手早已坏掉。叔叔不是没有机会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舒适一些,多年来家里从来不乏登门送礼的人,但无论是因为工作原因还是个人感情,叔叔和婶婶都一一回绝了。婶婶曾给我说过,有一天,她收拾房间时发现茶具后面有个信封,里面是6千元钱的购物卡。就问叔叔,叔叔恍然大悟,说今天承建海查基地工程公司的老总来过,千恩万谢后匆匆离去,搞得叔叔莫名其妙。因为凡是叔叔经手的项目,一律公开招标,绝不允许暗箱操作,中标凭的是资质、实力和报价,没必要再来拜谢。原来那个老总还搞了这么一套。第二天,叔叔把购物卡如数上交,通过组织渠道退还给了那家公司。

叔叔是一个把家和单位分得很清的人。组织配给他的新车他让给了别的领导,就是用了多年的旧车他也从不让婶婶坐。05年上半年,叔叔因病每天只上半天班,有时上午他安排司机出去办事,中午还没回来,他就打电话让婶婶来接他,坚决不让单位再安排车送他。叔叔为人一向低调,不愿麻烦别人、麻烦组织,更不愿接受组织额外的照顾。就连自己生病的实情,也让婶婶瞒着单位和领导。2005年为了给叔叔治病,组织上拨了专款,但叔叔觉得特别愧疚,总觉得花的是公家的钱。后来,他认为中医治病便宜,就找了个中医,在家里治。谁知道最后一结账,医药费竟然要1万多块钱。不进医院,这部分钱是不能报销的。可是因为给自己的父亲和女儿治病,家中花掉了几乎所有的积蓄,就是把所有的存款都提出,还是不够。最后,东挪西凑、勉强付清。在叔叔去世的时候,家里竟没留下积蓄。

然而,叔叔又是一个家和单位分不清的人。在他心里总是装着单位的同事,谁家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他都会尽全力去帮、去办。他曾用自己的钱为结婚的同志送去贺礼、给除夕值班的同志送去压岁钱,他曾在同志的孩子生病时,托人带去慰问钱。

我的婶婶曾经对我说,这个家就是叔叔的旅馆,每天早出晚归,很少有晚上八点之前回家的时候,忙的时候就连这个旅馆也不回了。叔叔生前常说,自己很感谢组织,感谢党,他现在的荣誉,都是党和组织多年培养教育的结果,没有党和组织,就没有自己的今天。自己只有加倍的努力工作,才能回报党、回报组织。叔叔工作起来就是个好人,生龙活虎;一回到家他就是个病人,浑身酸痛,有几回是婶婶含着泪为他按摩减轻痛苦。

在叔叔的心里,没有什么比工作更重要。04年他第一次住院的时候,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后来他被抢救过来,可身体一下子就垮了。大家都劝他好好休息,好好疗养,不要着急上班,可他偏不听。一忙起来就忘了自己还是个重病号,出门时婶婶放在他包里的药常常原封不动地又带回来。

为了自己的丈夫,为了这个家,我的婶婶操碎了心,不知暗自流过多少回眼泪。叔叔其实也深深牵挂自己的爱人,自己的老伴儿,临终前他曾动情地拉着婶婶的手,充满歉疚地说: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我连个女儿都没能给你留下。等我走了,你下半辈子就要过苦日子了

后来,叔叔走了,婶婶流着泪对我说,你叔叔答应退休了和我好好过日子,天天陪着我。可是没等到退休,他就走了,把我一个人扔下了……

除了婶婶,我是叔叔生病住院时,身边唯一的家人。在晚辈中,叔叔给我的教诲最多,管的也最严。

叔叔工作太忙,我们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每次我打电话给他,他不是开会,就是出差在外。但他绝不是那种没有感情的人,恰恰相反,他始终关心、关注着我的成长。只要一有空,就会主动打电话给我,鼓励我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我曾在部队负责后勤工作,经常跟钱打交道。叔叔听说了,嘱咐我说:你手里的钱,都是战士们吃饭的钱,战士训练很辛苦,你要好好安排伙食,绝不能乱花钱。

叔叔是个非常正派的人。他最瞧不起的是搞歪门邪道的人。有一次,我对婶婶抱怨说:我叔叔好歹也是个副厅级干部,可咱们跟着我叔叔什么也没得到。你看电视里演的,一些小干部也是要钱有钱,要车有车,想多潇洒就多潇洒。这话让叔叔听见了,他火了,那天他说话的声音特别大,一开口就把我镇住了,他说:你这是什么思想!我这些年的进步是享受来的吗?我当官是为了享受吗?亏你还是个党员,党白教育你这么多年了!那时我真的又羞又愧,为此难受了好长时间。

05年,在部队工作的我面临转业。我想自己的叔叔在单位是个领导,尽管平时他要求自己严格,但我还是想也许他会对自己侄子的事出面帮忙。当我找到他时,他坚决让我凭自己的本事参加考试找单位。后来我带着钱找他,希望他能给我提供一两个关系或朋友,不用他出面,我自己去找,争取把我的工作解决得好一点。可他却从没有给我提供过一个朋友或关系的名字。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息,也没为我的事向组织讲过一个字。对此,我一直不能理解。

200579,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叔叔走了。看着千百位为他挥泪如雨、依依不舍的领导和同志,读着那一篇篇溢满追思情怀,令人潸然泪下的悼念诗文。我深深的理解了他:当叔叔忘记自己的时候,他却牢牢的印在了人们的心中,当叔叔为了党和海关的事业弯下腰的时候,他的形象却在人们的眼中高大起来。终于,我走进了叔叔的精神世界:这里扑面而来的是叔叔那盈袖清风和浩然正气,是叔叔那襟怀坦荡、光明磊落的人格,是叔叔那对党和海关事业的无限忠诚与热爱。

叔叔虽然走了,他为我留下的是一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叔叔虽然走了,他生命之火虽已熄灭了,但他却为我点燃了一盏永不熄灭的人生航灯。依稀中,我依然觉得叔叔就在我的身后,默默地注视着我,指引我前行的方向,给我注入为党和人民不懈奋斗的精神力量

View:
I want to remark
Relative Document:
网站地图 网站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6号 邮编:100730 电话:010-65194114(总机)
京ICP备05066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