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English 海关电邮 使用帮助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手机版 订阅服务
总署概况 | 各关概况 | 海关法规 | 政策解读 | 海关统计 | 计划规划 | 政府采购 | 原产地管理 | 口岸管理 | 意见征集 | 拍卖信息
当前位置: 详细信息

心中的丰碑 不尽的思念  DateTime:2006-05-22


周正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之三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汇报的题目是:心中的丰碑,不尽的思念。

我叫赵晨,现在是大港海关企业管理科副科长。周正同志在海关总署青岛教育培训基地当主任时,我在接待科工作。虽然他后来晋升为青岛海关副关长兼缉私局局长,成为一名厅局级领导干部,但处于那时结下的深厚感情,以至我和我的同事们直到他去世时大都叫他周主任。不为别的,总觉得那样称呼亲切、温暖、真挚,那样称呼可以随时找回那段美好的岁月。

19937月,周主任肩负着关党组交给的重任,来到基地主持工作。一直到1998年底,受命组建青岛海关缉私局时才离开。周主任刚来时,基地的经营管理水平相对落后,虽说是地处青岛市的黄金地段,拥有100多张床位,但收支却入不敷出,每年要靠海关总署的财政补贴过日子。

周主任初来的那段时间,员工们在办公室几乎是看不到他的。他的主要角色是跟班作业当工人。在厨房里,他和大师傅一边啦着家常,一边询问着改善饭菜质量的意见;在院子里、走廊上,他和清洁工聊着知冷知热的心里话,认真地记下他们的建议;在客房里,他和年轻的服务员一边整理被褥,一边交流谈心,服务员们瞧着他,觉得这个领导更像一个父亲,藏在心底的话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向他倾诉。

大家聚在一起交流时都说:这个人做事干练,跟他提建议管用;这个人待人真诚,跟他可以敞开心扉;这个人有水平,有能力,由他领导,一定能多出效益多挣钱。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等待和期望之后,周主任在培训基地烧起了上任后的三把火。第一把,是给领导班子自己的。周主任说,作为领导干部要发挥带头作用,廉洁自律,大家今后看我这个班长的,我哪点背离了承诺,谁都可以随时监督和批评。第二把,是给全体人员的。周主任代表班子要求说,整顿思想作风和劳动纪律相辅相承,一个人整天满脑子污七八糟的东西,哪有心思想正事;一个人整天懒散松懈混日子,这日子他能过好,这家业他能兴旺?第三把,是给管理制度的。捧着金饭碗要饭吃,饭虽好,但吃起来不是滋味;向总署能要来钱,但花起来会感到羞愧。我们引入成本核算,实行激励手段,推行餐厅和客房的承包责任制,以规范管理求得经济效益,一年内实现了扭亏为盈!在他的带领下,基地全体员工齐心协力,彻底改变了亏损落后的面貌。

周主任是个对工作十分执着要强的人。此时,他又把目标定在了与国际海关培训管理体制接轨上,向星级大酒店管理看齐上。那段时间,他请有关专家对员工进行基本外语、涉外礼仪、外事纪律培训,让大家开眼界,长见识,时刻准备着迎接外国的朋友和同行。他率领大家绿化庭院,扩建餐厅、综合楼,并新建了网球场。基地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时间声名鹊起。许多外省市单位指名要在这里召开会议,举办学习班。仅1995年,我们就接待国际、国内大型会议56次,其中包括世界海关组织亚太地区培训制度研讨会、荷兰海关专家海关业务讲习班、美国海关专家知识产权保护培训班等10余次国际性会议,我们的服务赢得了国际友人的赞誉,经济效益连年攀升。并多次受到总暑、总关的表彰。

成绩固然激动人心,但周主任为此付出的心血与汗水,更让我们感到深深的震撼。那些日子,周主任在我们眼里简直就是个工作狂,每天很早他就到达基地,开早饭之前,先到餐厅、厨房巡视一圈,检查一遍饭菜质量、餐饮卫生,然后去院子里检查清洁和车辆停放,去各个楼层看看有没有卫生死角、安全隐患,然后才到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等到客人差不多都休息了,再到院子里转一圈,没有什么问题后才放心。那些年,周主任几乎每天晚上都很晚才回家。遇到节假日,为了让员工回家休息,他就把妻子拉上,当起不拿工资的编外服务员。1998年春节,基地的员工们都放假了,周主任接到通知:上班后有一个会议要在这里召开,当时我们的3号楼装修留下的垃圾还没有运走。为了让客人有一个舒心的环境,也让员工们安心过个好年,他和妻子一起,初一一大早就赶到基地打扫卫生,一直干到晚上6点多钟。类似事情,在员工们的记忆里还有很多很多。后来,周主任被评为山东省省直机关孔繁森式的人民公仆,大家都打心眼里为他高兴和自豪。

周主任刚到基地工作时,嘴边就常挂一句话——当官要有父母心。那时,我们一百多人的集体里,大多数是临时工。就是这些临时工,谁的性情如何,家境如何,有什么困难,他了如指掌。哪个同志头痛脑热了,他赶紧派人送医院检查治疗。逢年过节,他安排厨房做几道菜共同举杯庆祝。春节放假,他亲自带车把周边地区的服务员一一护送到家。谁遇到难处,他会设身处地帮助解决。有一次,厨师郑明兴的亲属患急病需到北京住院治疗,他当即挂通了北京的电话,通过海关总署的熟人为他们安排了住宿。之后,又忙着联系大夫,给他画了详细的行走路线图,并让司机把他马上送到火车站。

那时,基地条件比较差,服务员就餐没有餐厅,住宿拥挤,他们从心理上有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周主任就常说:这些孩子出来打工,父母不在身边,我就当他们的家长,帮好他们,管好他们,让他们的父母放心!平时,他多次提醒我们要注意工作态度和方法,不能在他们面前有居高临下的感觉。要求我们不能人为地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无论是从工作需要还是出于人格的尊重,都要善待他们。他亲自指导有关人员规划,为临时工扩建宿舍,在房间内配上沙发、电视和空调。就餐时,临时工和正式员工同一食堂,共一餐桌,统一标准,就像一家人。到了接待淡季,他组织临时工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参观,激发他们爱祖国、爱集体、爱岗位的热情。

1995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周主任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巡视后,准备回家。突然,他看到总服务台后的一个房间里亮着灯,里面不时传出几个姑娘的笑声,他问司机是怎么回事,司机说是刚来的服务员小杨过生日。周主任说咱也进去看看。推门进去后,姑娘们一片欢呼,周主任看到桌上只摆了几样简单的零食,就笑呵呵地问,过生日怎么连个蛋糕也没有呢?随即,他掏出钱交给司机去买个蛋糕。蛋糕买回以后,他高兴地品尝了一块蛋糕,向小杨表达了亲切的祝福和希望。

有一年,基地的员工和家属聚在一起共享团圆快乐的中秋节。聚餐开始后,细心的周主任发现厨师长小赵的妻子和孩子没有来,就赶忙跑到灶间,一问才知道,两口子正因家庭琐事闹矛盾。他嘱咐服务员用塑料袋装上几样菜,拿了几瓶啤酒,连忙同小赵赶回家。到了小赵家后,他亲自把菜摆上,把酒倒上,祝愿小夫妻合家欢乐。看着周主任那疲倦的面容,听着那情真意切的话语,小两口热泪盈眶,感动地说:周主任,您为我们操碎了心。您放心吧,我们一定好好过日子。

就在培训基地的工作蒸蒸日上,周主任的事业顺利发展的时候,一个沉重的打击却向他无情的袭来。

周主任唯一的爱女玲玲,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是他和爱人的掌上明珠。但是,就在玲玲步入豆蔻年华之际,却不幸患上了难以治愈的白血病。周主任得知病情后心如刀绞,四处求医问药,但都没有效果。玲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只能靠精神的力量与病魔抗争。为了让病中的女儿多一些开心,周主任多次向女儿许诺:忙完这一阵,我就休假!带你到大连、北京好好玩玩。但是,当时基地正在连续接待大型会议,他忙完这一阵,接着就是下一阵,休假的事一直也没有安排上。

1994年春节的除夕,在基地值班的周主任非常挂念病中的女儿,但又放心不下基地值班的同志,就让司机把女儿接到基地和值班人员一起过年。司机到他家时,玲玲躺在床上,脸色蜡黄,让人禁不住地心酸。周主任的爱人忙着给女儿穿了一层又一层厚厚的衣服,还怕女儿感冒,就索性用一条毛毯从头到脚捂盖严实。车到培训基地了,早已等候在院子里的周主任迎上前来,当看到女儿全身捂着毛毯,几乎不能挪步时,目光中满是泪花。此后9596两年的春节他都把病中的女儿带到基地与值班人员一起过年。

1996年是周主任夫妇悲痛欲决的日子,也是我们伤心难过的日子。那年中秋周主任再次把玲玲带到基地和员工们一起过节。而就在这个中秋之后的第8天,18岁的玲玲就永远地闭上了他美丽的双眼。看着女儿的遗容,他们夫妇悲痛欲绝:玲玲,我们的孩子,你慢些走,爸爸妈妈不能没有你!火化之前,深怀歉疚的周主任执意要看女儿最后一眼。我们扶着他来到了医院的太平间,他伏下身去,亲吻着女儿的脸庞。我们怕他伤心过度,赶紧搀扶着他往外走,他流着泪边走边喃喃地说:我怎么觉得玲玲并没有死,我刚才亲她的时候,觉得她的小手还是软软的,她的嘴唇还是温乎的。

玲玲火化后,周主任夫妇决定把女儿的骨灰洒入大海,他对我们说,玲玲生前很想到崂山去玩,我忙得竟然没顾上,现在她走了,就到崂山脚下的海边选个好地方,让她在那里安息吧。

送走女儿之后,他找到客房部经理相秀云,让她把老家亲戚在基地住宿的帐目算清。相秀云不忍心那个时候结帐,就劝他先回去休息,等以后再说,但周主任却执意坚持。服务员们眼里噙满泪水做着统计:上海方面来往六人次,660元;济南方面来往八人次,880……周主任取出钱连同客人的餐费、乘车费一并交给相秀云,然后转身慢慢离去了。

看着他突然苍老的背影,服务员们强忍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对周主任来说,这其实是些很普通的事情,是他恪守的一条原则:公私之间,必须泾渭分明。是公家的便宜,哪怕再少也绝不能沾。

我们原以为女儿的去世会击垮周主任,至少沉浸在悲痛中的他会在家里休养一阵子。但意想不到的是,处理完女儿后事的当天,周主任就到基地上班了。当看到那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又在默默地巡视着我们的培训基地时,我们的眼睛湿润了。虽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安慰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抚慰他滴血的心灵。但我们暗下决心,一定好好工作,让他少操心。

去年七月,敬爱的周主任带着未酬的壮志,带着对海关事业的无限眷恋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遗体告别那天,能够离开工作岗位的员工都自发地去了,站在周主任的遗体前,我们无法用语言来表述那个悲痛的场面,只感到心在痛,泪在流。那些离不开工作岗位的员工们,有的拿出与周主任的合影照片,凝视着他的音容笑貌,寄托绵绵哀思。有的用洁白的信笺,把一腔思念,折叠成一只只纸鹤,在默默祈祷的同时,把纸鹤当作向周主任传达敬意的使者。

我们基地打扫卫生的范大爷,是个在基地工作多年的临时工,平时收入不高、省吃简用的他,那天平生第一次花了几十元钱打车赶到殡仪馆。范大爷在含泪向周主任鞠躬告别后,又默默地独自离去。范大爷与周主任的情谊,其实都是点点滴滴的小事垒起来的。周主任从来没嫌弃过他是一个扫院子的临时工,每次看到他,都要过来聊几句,问寒问暖。范大爷有老胃病,周主任经常问好了吗、疼不疼,告诉他怎样调理,多次从家里拿药品他治疗。现在,每当提起周主任,范大爷都还禁不住流泪。

敬爱的周主任,您把爱无私地倾注在了培训基地建设上,使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您把爱无私地奉献给了员工,使我们在爱的呵护下工作和生活。虽然您56年的人生旅程过于短暂,但您用真爱点燃的希望之火已把我们的精神照亮,将连同那些点点滴滴的小事,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温暖,永远在我们心中铭记,永远在我们心中燃烧!

 

View:
I want to remark
Relative Document:
网站地图 网站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6号 邮编:100730 电话:010-65194114(总机)
京ICP备05066252号